透明哀歌

叶 ,与亲友互动的企划脑洞博,基本一年一更新了,生人勿近

浅夏大纪年14下

我真的不爱写转折,等来日总结一下搞个真14

溪嘉:我应该在车底……

对于任何一个过着朝九晚五的工作一族来说,傍晚无疑是最令人身心放松的时间段。在太阳尚未落入地平线之前他们拥有足够多,也足够合理的时间去享受一天中为数不多的片刻欢愉。大部分享受着相对阔绰工资的人们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推开路边一家装修清新的咖啡馆,女孩子们会三三两两地拥作一团,谈论着王都附近新开的哪家甜品店。这是难得的可以脱离学生、职员、父母等诸多身份的大好机会,做他们自己,哪怕只有几个小时——就像是荧屏上会滚动播放的广告词。

而南枫很明显不属于上述人群,他所扮演的角色更类似于一个旧社会被压榨劳动力满脸冤屈的苦工,工作...

浅夏大纪年[abo] 让我们为爱情鼓掌 00

abo就不要跟我讲科学了,我就是科学,其实是中间部分我写着开心……

全是基佬,还是照例那几个合理配平的西皮,全民基佬计划逐步推行

在之前的二十多年蓝祈都作为beta浑浑噩噩的过来了,倒先是叶泽发现不对:“哎哟卧槽这什么味道……哎哟卧槽你怎么发情了!!”

挣扎着回到部队之后洛离才告诉他们一个惊天霹雳般的消息,医务部的抑制剂存货早已被全部用光,其余订购的部分还在路上尚未运到。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幸好高强度的训练早已把蓝祈的意志力磨练得比正常人要坚韧许多,最开始的时候他看着蓝祈挣扎痛苦的模样还能跟着幸灾乐祸两句,哈哈,叫你平时开我玩笑,现在倾力回馈了吧。后来看蓝祈实在打不起精神,...

小时代-浅夏时代

……我什么时候搞的这段,叹为观止令人咋舌,我要笑死了


但现在十蓝和我闹掰了,可能她现在正在和别人一起在音乐厅里听歌剧,没空和我畅想未来的美好生活,所以我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和即麻逛街。
我痛恨这个势利的世界,我真的很想看一看当哪天洛离端着一碗麻辣烫穿着人字拖走进店里,他们灰说些什么。又或者沉黎拿着羊肉串一边吃一边在他们店里抖着脚剔牙会出现什么状况,那肯定大快人心。
我怀着这种怨妇般的心理坐在Dior店那面大镜子前的黑色沙发上,一边喝着我手里的香草星冰乐,一边看着即麻正在试穿他们新推出的第12款小裙子。
“这件好看吗?”她转过头来看我,此刻站在镜子前面被头顶柔和的灯光笼罩着的她,看上去和...

浅夏大纪年 14(中

注:因为群魔乱睡粉我的真的可以unfo了,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校外迷妹,不过脑洞清奇了一点点而已

沉迷别人家私企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搁置自己家的!复健!

非常jojo风的打斗,符咒技能有改动

安娜苏来到那座金碧辉煌的宅邸门前时,路边摆放的座钟指针恰好指向了下午三点。正正好好,不早也不晚,是和她的雇主沉黎约定好的时间。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换句话就是上班第一天,她可不想因为迟到而给她的雇主留下一个不守时的坏印象,对在王都挣扎的人们来说钱是最基本的存活本钱,这份工作工薪不菲,好不容易煮熟的鸭子,可不能就这么到了别人手里。

她漫步于别墅前的大片花园之中,心...

抢个首杀!群魔乱睡印象表,234P更了些事后诸葛亮的新印象

言语粗鄙,概括不精,全是瞎编,建议打死。

用了几张太太们的图,如有冒犯,直接打死

但是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企划><希望能看到更多设定和图哎嘿嘿,校外的小粉丝给各位打call啦!

谢谢大家喜欢Q Q

[りつまお] \___/\___/ (Ped.)

我觉得我现在是疯的是死的反正不是我自己了

加泰考古學家:

※零晃前提。我寫/畫什麼都是零晃/りつまお前提。

※只是單純的,凛月想辦法搞定真緒全家的故事…比起談戀愛不如說是家庭倫理劇……請抱著隨便看看的輕鬆的心態閱讀就好。

※衣更(妹)第一人稱視點

※先讀完的某位朋友說比起りつまお不如說像りつまおりつ…介意的話不是太推薦閱讀。


\___/\___/

(Ped.) 


接到那個人的電話時值春假,爸爸和哥哥都去工作了,而媽媽最近則迷上了咖啡豆,每天下午都會到DC的一家熟人的咖啡店去見習。本來放春假以後時常拖著我一起...

[喻黄]飞行员

温暖得落泪,我嚎哭

青山为雪:

久违地尝试了一下童话风,感觉脑子被掏空


短短的小鱼,吃得愉快~


————



1


黄少天是个飞行员。


每当旅行开始,他就戴好护目镜,跳进小飞机唯一的座位里去。玻璃后面贴着一根老鹰的羽毛,让他在风暴中也能前行,还有一根天鹅的羽毛,让他能找到回家的方向。


起飞的时候,他的小飞机会咕噜咕噜地冒出黑烟,机翼上的绳子使劲地抖几下,摇晃着升到空中。他要和过去所有的那些飞行员那样,回头看一眼大地,然后拖着星光闪闪的轨迹,消失在夕阳里。


他的飞机很小,却可以飞到比天空还要远的远方去。...


浅夏大纪年 13

炉子怎么这么黑,沉黎怎么这么GAY

忘了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白天发生了什么鸡飞狗跳的事情,夜晚总是宁静而安详。那两个总是吵得不可开交的人在夜色的笼罩下也不再像两只被拔了毛的公鸡一样啄来啄去,他们两人现在并肩走在那条小巷中,手里拎着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头顶上笼罩着路灯昏黄的灯光。

叶泽重重地打了个哈欠,眼边溢出些困倦的泪花,走在他前面的蓝祈也是步伐缓慢。下午的战斗让这两人都累得不轻,现在无论是嘴上的战斗还是真刀真枪的打斗他们都没有力气再去纠缠,只想赶快回家扑在柔软的床铺上放松自己疲惫的身体。十蓝刚刚打来“电话”,意思是自己已经到家了让这两人赶快回来,那是一种属于魔法道具的小玩意,...

[喻黄]模拟

我是谁,我奔跑,我嚎叫,我大哭,我滚地,我上蹿下跳,我疯般飞跑

青山为雪:

一个复健,太久不写好像变得啰嗦了很多……

是个dokidoki的告白故事=v=

————


从守望台下来的时候,黄少天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冻麻了。他摘下两只手套塞进帽兜里,一边搓手一边在大门边输入口令。

今天的密码是蓝、绿、黄、绿。按最后一个键的时候,他手滑点成了红色,不得不从头来过。

黄少天沿着环形楼梯向下,带孔的铁台阶在他脚下吱嘎作响,他们本可以把这楼梯修的更结实一点——实际上也够结实,但是踩上去的时候也仍然会响个没完。工程师们管它叫复古的浪漫,驻地医生则说,这有助于让你在下楼的时候保...

1 / 13

© 透明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