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哀歌

叶 ,与亲友互动的企划脑洞博,基本一年一更新了,生人勿近,你近我就打你

Super Best Friend -style

苹果机自带的输入法真是太难用了,就算这样也无法阻挡土鳖的我对style的爱

SP深夜60分,今日关键词朋友太棒啦

Kenny的瞳色考证来自kenny公主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有不对请指正

原作向,背景是因assburger逐渐变得生疏的两人重归于好

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剧情

矫情,OOC


00

“你觉得你什么都懂是吧kyle?!什么事你都要和专家一样唧唧歪歪!"

"你其实什么都不懂,因为你最好的朋友以为整个世界都围着他转,而他只在意自己的形象!"

kyle听着butters因愤怒而变调的稚嫩童音,身体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他从没见过这个男孩咄咄逼人的样子,平时的他总是温和且有同情心,甚至显得有些懦弱。

洗手间的门被啪的一声摔上了,kyle听着四周嘈杂的人声,刚才发生的事情信息量太过巨大导致他一时不知道该关注哪里。于是他开始四处乱瞄,目光遍及狭小的学校走廊。

最后还是对上了那双熟悉的湛蓝眼睛。

他们隔着空气彼此相望──这是一件常事,每当他们遇见一些难以置信的麻烦事,两个人总是会下意识地互相对望一下,仿佛能从对方清澈的眼眸中获得解决事件的勇气,本就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可是这次kyle还是先移开了目光。

他得承认,他没法再像以前一样自豪地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01

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病。

人生有太多如果了而人们总会幻想着如果那好的一面,比如kyle就一直在想象如果什么也没发生就好了…反正之后他又变成了没事人一样,依旧和他们该玩玩该疯疯,kenny和cartman也丝毫没当回事,反正他们几个总会有人脑袋犯个几天病,之后也会恢复一切正常。只是作为4人中最理智的那个,这样的事情降临在stan身上的不多而已。

可是他就是没办法不去在意…这么想自己还真是有些矫情。孩子可能会因为这个纠缠不休,可他再怎么说也是个男孩,或许他是应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可是每当他这么想,心底的恶魔就会钻出来,轻轻地附在他的耳边说。

“他对你说,fuck you,kyle”

“可是他也说了I love you…虽然听上去有点基。”

“说了两遍。”

“或许love you也说了两遍,只是我没听到?”

“可是他是stan,Stan Marsh,你最好的朋友。”

对,问题就在这。

同样的话cartman说了他会回骂过去,kenny说了他会不解同时会伤心,可是那个人是stan。

而且多谢这个问题使得两人的隔阂越来越大,kyle坐在Raisins的餐厅里,目睹着kenny一边将桌上的卷卷薯条塞进他兜帽露出的缝隙中,露出的眼睛仍紧紧盯着那些女孩儿的胸和屁股。

“没想到你会请我,我以为有这个空闲时间你跟愿意与stan呆在一起,你俩总是黏在一起,不过这样也好,你们看上去终于能不那么基了。”嘴里有食物时还在说话使kenny本来就含糊不清的声音更加难以分辨,kyle好容易才听清了他所说的话,然后皱起了眉头。

"Stan去圣地亚哥了。”kyle装作没看见,低头吸着他那杯所剩无几的可乐,吸管发出飕飕的声响。

"他去圣地亚哥干嘛…我觉得你们俩可不太对劲,kyle年别太在意他说过的话,那毕竟都是过去。你现在的样子真像一个失恋的基佬,没看那群姑娘都不敢去招呼你。”说着他朝右边的金发女孩吹了个口哨,“她的胸部真棒!”

“随便你吧,我想回去了。”

“别这样啊兄弟,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距离黑色星期五还有几天?窝在彼此家里玩上一天游戏就足以化干戈为玉帛了。”

希望这番话奏效,kyle走出店门。对面的店铺贴着一张X-box的宣传海报,新的款型让他忍不住为之心动。隔着百货大楼的游戏店挤满了购买使命召唤的孩子,他希望一星期后玻璃窗上能映出他和stan笑着的影子。

他的嘴角发自真心地扬起一个弧度。

02

忘记了是谁开过玩笑,整个南方公园镇的孩子最容易受骗上当的肯定是kyle。当kyle听到这一消息气急败坏地去找cartman理论,最后这件事因为stan和kenny也一致投了赞成票而不了了之。

现在一看真是太对了,他为这一天翘首以盼了许久。就算stan拒绝玩使命召唤他应该也有别的办法,可是它们这回在根本上就起了分歧,所选的游戏机不同而激发的剧烈争吵真的是好累不能再爱。

游戏机还是朋友。

他思索了很长时间,最后天平还是不争气地倒向了游戏机那一边。这没办法!谁让他有个在商场的父亲!这不公平!

他不断地想着一个能够光明正大地说服自己再次与stan产生分歧,甚至向他发了个无意义的誓的理由,即使是聪明的犹太脑子也没能给他个恰当的结果。于是他躺下,把头埋在枕头里。

然后电话响了。

cartman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kyle干脆摁了免提,对方的话语中有着藏不住的得意。肯定是又遇到了什么好事,希望不是什么刚处决了一个有色人种的蠢事情。

“kyle,我们一定能赢了。”

“……什么?!”他一时没发觉对方所想表达的意思。

“我是说黑色星期五,你知道的吧?!已经没什么能妨碍我们拿到X-box了,现在换好衣服来红罗宾,我们得准备一场宴会来好好招待kenny公主。”

cartman急匆匆地挂断了电话,然后耳边就只剩下一片忙音。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曾说过的那个计划,如果是cartman的话干得出来,他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点kyle还是深有体会的。

他迅速地换好了衣服,然后朝着旁边那幢深绿色的房子奔去。

03

是时候给这场荒唐的故事画个休止符了。

kyle面对着stan,他很平静,老实说这是他自从stan患病后最平静的一次。他的手里拿着一盒崭新的游戏机,上面清晰地印着x-box的字样。

“对不起兄弟,我尽力了。”

最终他还是没能彻底违背自己的良心,不应该因为一台游戏机而将自己的挚友逼至紧闭。在做这件事前kyle莫名想起了几个月前,那个带着红色绒球帽的男孩对自己说得话。

他说无论是什么游戏都没关系,我玩游戏开心是因为你在身边。

这么一想真矫情,而且非常基,可是kyle还是动摇了。事到如今他真的无法否认自己容易受到动摇的毛病,可是就算这样也没能争取到一个PS4

“呃…也没什么的,kyle,X-box也没那么糟。我是说…用这个玩使命召唤看起来挺好的,不过我不想玩它了。”stan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真巧,我也是。”kyle不可置否地耸耸肩。

Stan突然笑了,他摘下kyle的帽子,红色的卷发不安分地冲了出来,贴着少年的脖颈和耳朵。他轻轻撩起kyle的刘海,然后用自己的额头顶着对方的额头,使他们的眼中,只映出彼此的身影。

“我真的没想过你会为我想要得到一个PS4”

“抱歉我因为你是X-box的玩家而说得那些刻薄的话,我早就该意识到你就是你而不是什么玩家”

“这点我们彼此彼此…我也不应该对你撒谎的,为了一个游戏机吵架太不值得了。”

“说得没错…那么,我是说……新的游戏开始了。我想我们这回不会因为一部超蠢的宣传片,一部超弱的游戏机而争执了吧?“

Stan向后退了几步,像是在等待着kyle的回答。

“精灵王和守卫他的骑士如何……"

“这设定太酷了,兄弟。"Stan说着摘下了他的帽子,单膝跪在kyle家后院绿油油的草坪上,“我将用尽全力去保护你,为你争得无上的荣耀与传说中的──真理之杖,我将一直与你同在,我至高无上王。”

说完这副中二的台词stan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这副台词听上去实在是太宅了,两个小男孩忍不住笑成一团。kyle直起腰来,俯视着stan,他腰上别着的木棍使他看上去更像一名忠诚的骑士了。然后kyle说到──

“我想你还没听完我想说的话,stan,虽然是骑士与王但是是最好的朋友,”他重复了一遍,像butters那样加了重音,“最好的朋友,也是最信赖的人。”kyle俯下身伸出他的右手,两个男孩的手指扣在一起,手掌的触感干燥而又温暖。

“不对,是超级好朋友,那次我说过的,我们是超级好朋友,对吗?"尾音因期待而上扬。

他们相视一笑,交汇的眼神中含着阳光。

END-


"

评论
热度(22)

© 透明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