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哀歌

叶 ,与亲友互动的企划脑洞博,基本一年一更新了,生人勿近,你近我就打你

多人企划【彩虹心石】成为见习小魔仙的秘诀

在她的班级里,林一卉有个非常讨厌的人。

如果用个成语形容她的话,大概是与世无争。小学的时候就有老师批评过她没有集体荣誉感,仿佛什么都事不关己的样子很让人看不惯。而且她并不会对别人表现出太多的喜恶,因为对她来说所有人仿佛都是一个样子。

不过这次的这个人,大概是真的让她无法忍受了。

那个人名叫李子秦,有着漂亮的深紫色长发,非常可爱的脸,以及无论对谁都能微笑的,非常温柔的性格。老实说这样的人是不应该被人讨厌的,她在班里也是相当受人喜欢的,和她这个走到哪被非议到哪的人简直就是反义词。

或许因为是反义词才会讨厌的吧——而且成绩也是反义词呢。林一卉这么想着,扶了扶下滑的眼镜。

实际上讨厌的理由简单不过,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对她主动搭话的人,其他人大多都带有厌恶情绪——她并不怪他们,因为她自己也是这么看他们的。但是要对一个满脸笑容主动对你说话的人说滚远点……这还真是不太妥当呢。

自己也有很冷漠的和她划清界限,但是她就像牛皮糖一样粘过来。放学后还会和自己粘着一起走,明明有那么多女孩子的出去玩的邀请却陪古怪的自己回家,李子秦一定是更古怪的人。

“李子秦,你这样可不行啊,又不及格。”一脸古板的老师拿着她的试卷,就算是一脸古板到她这语气好像也会缓和下来……是自己的错觉吗?林一卉面无表情的拿走了满分的卷子,然后百无聊赖的将脸贴在桌子上。

“一卉?这道题我不会嘛,来教教我。”李子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然后很自然的拉开了自己身边的座位。她是坐单人座位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

啊……让人头疼的声音来了。林一卉转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不耐烦情绪,就算是这样李子秦也依旧保持着她的微笑。

真假啊。

她难免这么想到,然后她问:“哪一题啊?”

“就是……这一题咯。”

“你没错啊?这道题?”她无奈的看着她,只是来搭话的吧你?

“嘿嘿……那就换一道啦,换一道。”她吐了吐舌头,将卷子翻了个面,然后指向一道打了巨大对号的题。

“……笨蛋吗你?”

 

老实说,她不觉得李子秦接近她的原因是单纯的:“因为想和你交朋友哦w”这种设定。

大概是因为这个吧……可能被她看到了?女孩子都喜欢这种吊坠,想混熟了之后要走之类的?注意到周围没人,她将脖子上的吊坠拽出来。

粉色的心被包裹在蓝色的丝带中,上面点缀着些白色的珠子,泛着微微的蓝光。

这个是上次她无意中在草丛中捡到的,然后这条项链就自动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就像李子秦一样,摘也摘不下来。

特别是还有一个身穿洋装有着彩色明亮的头发的女孩子出来告诉她一堆一堆的注意事项……老实说她到现在还没明白,魔仙是什么,见习小魔仙又是什么。

“记得有一条是不能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是魔仙?……现在没人吧,我记得那个咒语是什么来着。”超丢人的咒语,林一卉想到之后甚至还不好意思念出口。

“巴拉拉能量——沙罗沙罗,小魔仙,全身变?”

 

没什么比身穿蓝色蓬蓬裙上面裹着无数劳什子的蝴蝶结和蕾丝边,头发变成亮蓝色眼镜摘掉,手里还拿着一根水管时碰到李子秦更让人闹心了。

而且为什么是水管啊,不应该是那种轻飘飘的魔棒吗,虽然上面的确是系着一根蓝色丝带没错啦。

“……你是谁啊?”

果然第一反应是这个吗?这个情况她也不好自我介绍,其实我是来修水管的美少女coser,这么说的话还不如让她吊死在这里。

“这个发型……是一卉吗……”

“恩……怎么说呢。”

“哦哦……真可爱呢,感觉不像平时的一卉呢,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好一些吧,我……有点自私了。”李子秦看到这幅样子的林一卉,突然开始失落的自言自语起来。

“果然是这个衣服很奇怪吧。”

“不,没事……”说完她就跑走了。

怎么突然变得奇怪了,一直以来都被粘着的林一卉,等到被放开后才觉得如此的不适应。

“就是你吗。”

林一卉刚被李子秦的反应搞得莫名其妙,夕阳下的教室里就又多了一个人。

黑色的长发,破破烂烂的裙子——和自己这种一看就是少女系动画的衣服完全不同,像是从哪里捡来的一样。不过武器的话倒是比自己酷炫多了,那只泛着黑光的毛笔怎么看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这么想着林一卉握紧了手中的水管,虽然不知道正确的使用方法不过就论打人的疼痛感来说水管可比毛笔疼多了如果对方要是来者不善就直接——

“林一卉吗……?”

“你是谁啊。”她怔了一下,放下了手中举着的武器。是熟人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夜墨,果然你的目中无人很让人讨厌啊。”那个脸上有雀斑的女孩子皱紧了眉头,“我以为就像你性格这么差的人不会相信魔法呢。”

“恩,我不相信,尤其是魔法是用水管施加的。”她淡淡的回答到。

夜墨……啊啊,我怎么记得住班里每个人的名字。家政全能学习也棒的一比这样的属性饶了我吧,没有特点的人还逼我记住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她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烦躁过,第一次被女孩子这么针锋相对——还是在两个人都身穿小礼服的时候针锋相对?!还是在一个人提着个水管一个人提着个毛笔的情况下针锋相对?!!

她觉得有点不好了,她觉得她自己的性格要开始OOC了。

“除了成绩好这点让我有时会有点不平,其他的我到没什么和其他女生一样的想法——不过现在我们彼此的立场可不允许我手软了。”

“……抱歉,你是叫夜墨吧,我有点听不懂你说什么。”

“刚刚成为的吗……?算了消灭起来也痛快点。”说着她举起了手中的毛笔,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大圆。

“古娜拉黑暗之神——嗦拉多,黑魔电击。”刚刚念完咒语一道黑色的闪电就像林一卉奔去,勉强记住变身咒语的她哪儿能记得住其他什么攻击魔法啊?!

“巴拉拉能量——沙胡胡,魔仙极光!”

一柄巨大的锤子打断了闪电继续向林一卉奔去,她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坐了下来。

“欺负女孩子的家伙就算是女孩子也很讨厌哦!?吃我大锤☆”

 “啧。”

夜墨露出了不开心的表情,看着面前稍微年长一点的少女。

其实应该已经不算少女了吧。林一卉这么想着,然后面无表情的问到。

“姐姐你今年多大了,是快奔三了吧。”

“……”面前的女孩子怔了一下,手中的大锤换了个方向。

“在还是18岁的女孩子面前提到年龄问题实在是太不礼貌了就算是15岁的小萝莉也不可以原谅哦?”她微笑着说。

“巴拉拉能量——罗啦多,盾牌!”

一个巨大的红色盾牌立在了林一卉旁边,两边还有两个俏皮的小翅膀,一晃一晃的。

“既然是刚刚上任的就好好在盾牌里呆着吧!等大姐姐我收拾掉这个黑魔仙的小家伙就来——巴拉拉能量——仙多啦,魔仙剑!”

她将锤子往地面砸了一下发出砰的响声,然后砸过的地面散出绿色的光圈,那些光圈组合在一起变成了箭的形状,朝夜墨射过去。

“古娜拉黑暗之神——乌拉乌拉,黑魔箭!”夜墨用笔在地板上迅速画出一把紫色的箭。

 

 

 

 

 

 

 

 

 

 

 
评论

© 透明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