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哀歌

叶 ,与亲友互动的企划脑洞博,基本一年一更新了,生人勿近,你近我就打你

浅夏大纪年-叨逼叨逼那些具体人设-菀叶

  含有大量原创内容也就是死去的幼驯染埃尔斯,不过我觉得你们大概都知道了。菀叶其实是我最想写的,因为写到她的地方太少了。这女孩我想说的性格四分之三都没体现出来。





  • 菀叶



老鱼说菀叶被她写的太过暴躁了,但是我觉得她写的好,甚至把我没说过但是设定的都写出来了我怀疑她会读心……


她就是一座火山,平时安睡着甚至都可以被作为参观景点。可当她真的喷发的时候意味着灾难。如果不是意外她本来是副会长的,“菀叶的性子不适合当会长啦,太毛躁了。”可惜说这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以前丢过一点点过去的番外。里面的菀叶非常暴躁又不耐烦,她是贵族家的小姑娘却一点礼仪都不讲。随便闯进别人的房间,不打招呼不敲门,会按自己兴趣打断别人的讲话。可以说她的小时候是个标准的熊孩子,完全按照自己的主观意愿行事,我行我素的超级无敌大KY。


像过去的番外里,我才不管你有什么事呢,我做了我觉得有利于你的事你就得感谢我!明明是为你好凭什么对我发脾气啊!


所以小时候她经常和叶泽吵得不可开交,其他人都表示烦死你俩了。但俩人的性格简直是针尖对麦芒。无论是叶泽的消极对上菀叶的强行积极,还是两人本来就有吵不完的架,这俩一直打打闹闹直到那场惨剧的发生。


那场惨剧现在在我看来非常矫情逼,但是那时我非得设定成车祸有什么办法。其实我现在觉得按这个战乱背景被一刀捅死都很好……唉。反正得死。


那之后她开始有意无意地模仿友人的举动,她束起了及背的金色长发,将它们扎成友人的低双马尾。她收敛起了自己暴躁风风火火的性格,她变得温柔,知性……她开始学着去怎么当一个好会长,怎么当一个温柔的人。


她终于不再是那个活在过去的疯丫头,她变成了我们现在的菀叶。一个真真正正的强大又美丽的大小姐,但只有她知道内心那个冲动的菀叶已经随着自己的友人一起死去了。


她必须要坚强,她必须要谨慎,她必须要活下去,她要替她用这双眼去看这世界。


我说过写第一遍大纪年也就是做叶泽二设时,我满脑子都是基佬。我根本无暇东顾一个温柔的大姐姐角色,明明是一届会长却比谁都要路人,除了交经费时有她的出场,她的出场大部分都在替公会人们的疯狂举动头痛。


因为她很严肃,开不起玩笑——她会全部当真。所以在一开始的欢乐文风里她完全被我丢下了,因为她没有什么爆点啦写她不好写,而且和除了叶泽以外的人也没有什么多大联系。现在我超想殴打当年那个路人化菀叶娘炮化叶泽的我,这姑娘明明身上都是可写的地方。


不过她的关系轴真不多,在两年前刚建成的浅夏公会,她甚至都没有像叶泽一样把同伴看的那么重要。凡人皆有一死——特别是你参加了公会战役等这种危险的事情,既然你选择了拿起剑,那么就要随时做好无力地放下它的准备。她会对幸存者抱有极大的同情,却不会为死者流眼泪。


但她却特别在意叶泽的伤亡,这俩人虽然一丁点恋爱的要素都没有。不过缺了谁对方都活不了,大概是因为当年的四人只剩下俩人,两个遍体鳞伤的人只有靠在一起才能感觉更加温暖。


所以在叶泽不在的情况下——特别是叶泽失踪的情况下,她心中那个死去已久的小菀叶就逐渐的活了过来。那个寂寞的小女孩在她心中拼命地呐喊。


你看只剩你一个人了。


有一段没写到的就是在埃尔斯刚死的日子里,叶曦来劝说完全不出门的菀叶结果被失控的菀叶差点掐死……结果被妹控当场目击,这导致了后来几人的分道扬镳。只剩下菀叶一个人的那两年是她最糟糕的两年,所以真正像伸太郎的可能不是叶泽,是菀叶才对XD


但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任性,她还有那些公会成员。所以她表面上还维持着镇定的会长形象,内心已经焦躁的乱七八糟。那面具戴不住了,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她会越来越烦躁。


我特别讶异就是鱼居然写到了这一点尽管我觉得她只是想这么写……但是是的就是这样在叶泽大大不在的日子里让菀叶继续当她的暴躁小公举吧。


有些面具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菀叶也逐渐习惯了做一个温婉的人的日子——并不难熬。比起情绪化的叶泽,她非常的,嗯,喜怒不形于色。她连战斗也可以游刃有余地轻松获胜,她开始逐渐习惯于待在这个家一样的温暖公会。就在她满足于现状的时候,那个夺走她一切的人再次出现了,她毁掉了她上一个爱着的地方,还要毁掉下一个。


于是拥有着洁白羽翼的天使已经不再,她化身成了地狱里最凶恶的厉鬼。她的衣裙沾满鲜血,脸上笑容诡异,温雅的双眸闪烁着暴戾的光。


她绝壁是七宗罪里的暴怒,老实说我觉得她比叶泽还要更接近于恶一点。这两个人比起DN里的大家简直是恶魔二人啊【笑


所以5555我想要杀人游戏二期我想给我菀妹儿写日记TOT









2 1
评论(1)
热度(2)

© 透明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