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哀歌

叶 ,与亲友互动的企划脑洞博,基本一年一更新了,生人勿近,你近我就打你

Text

一些未公布的各种谈恋爱桥段,基本只有基佬

大纪年由看不出是鹰祈的鹰祈,和一个枫叶,DN有一些双人格组,其他就是战士组秀秀秀秀秀秀花样秀,每次写这俩都感觉甜掉牙。

还有矫情逼,基本都是自家孩子的互动吧。


大纪年相关

01 曾经生机勃勃的河水已经成为了吞吐着灾难和不幸的吊丧河,那些承载着流浪诗人,孩子,和热恋中的情侣的深红船只已经消失得连影子都不剩。将它们取而代之的是漂浮在污臭河水上破旧的小木筏,带着表情沉重的摆渡人和一具又一具裹着白布的尸体,驶向不见边际的荒郊野外。

在这个瘟疫肆虐的环境下,无论你是贵族还是穷苦的人民都难以幸免于难。区别只是被华贵的棺木还是被残破的白布裹着,死后是永世被埋入黑暗的地下还是得到神明的庇佑……蓝祈轻轻抬起头来,乳白色教堂的上方,天空是一片教人绝望的灰。

02

杀手是一个危险的职业。

你见不到日光,见不到黎明。黑夜是你最忠诚的伙伴,它融入你的骨血,侵蚀你的神经,在你每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夜晚,包裹着你,与你如影随形。

在一片未知的混沌之中,蓝祈睁开了眼睛。方且的噩梦带给他的惊惧和恐慌还未消除,手背上传来的刺痛感又开始一波波地刺激他的神经。就着窗外朦胧的夜色,白皙手背上结痂的几道抓痕依旧触目惊心。距离那场意外已经过了一个月之久,可是那份伤痛至今还残留在他身体里,难以抹去。

好想喝水。

他挣扎着爬起身,适应黑暗的眼睛因强光而感到刺痛。写字台上堆着昨晚吃剩的披萨和喝空的可乐罐,以及聚集于此的一群苍蝇。他挥挥手将它们全都赶跑,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忘记拉窗帘,苍白的月光洒在深蓝色的被褥上,像是波光粼粼的海面。

真该死……他想,似乎他身体的一切机能都在迅速地再加迅速地老化。头晕得厉害,要不是便利贴他几乎忘记了委托的内容。一切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他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杀手,离“蓝祈”越来越远。

03

他看见阳光透过音乐教室的百叶窗被筛成细碎的金色斑点,柔软的光芒笼罩在少年的如墨的黑发上,散发着洗衣液香味的白色衬衫,以及他手中那把略显破旧的木吉他,它们连同低声歌唱着的少年一起,融入这一缕缕金色的光。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诗集吗,或是画作。印象中那些能带来美好感受的载体一股脑的挤入他的脑海,可他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去形容眼前的一切。空气中洋溢着书本的香气,是学生时代独有的,美好又残酷的气息。硬要拿出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大概是梦境吧。

而梦境,该醒来了。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04

即麻,求求你,快醒,快醒过来。晟颜在漫画书里看过一千次一万次这样的景象,失去意识的男主角眼含凶光摇摇欲坠,他的背后展开堕天的黑色羽翼,眼睛里泛着猩红的嗜血的光。而将他从一片混沌中拯救的女主角白裙飘飘,她的脸上是能将寒冰融化的温暖微笑,她伸出双臂抚平他的痛苦和悲伤,将他的意识拉回现实的世界。

可是她做不到,她就像一个懦夫那样坐在这里,无形的黑色双臂圈住了即麻的头颅,只要稍加用力她就会彻底殒命。而不加阻止的话她就会死在这里,晟颜咬紧下唇,手中的牵线人偶随着银丝摇摇晃晃,低着头部,像是投降。

05

现在的情况很微妙。

尴尬的气氛不用深入去理解也能体会出来,菀叶坐在叶泽的旁边,但两人的距离却被她刻意地拉了很远。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就这样看向相反的方向,然后一动不动地暗自赌着气。叶泽撇着嘴一脸不耐烦,菀叶托着腮,脸颊气鼓鼓的。她裹着蕾丝白袜的小腿此时不安分地乱蹬着,地面上散成几堆的小石子都被她踹得到处乱滚。

“你就不打算道个歉什么的吗?”她转过身来,似乎是想用“恶狠狠”的目光来给叶泽一个下马威,不过那眼神看起来不像凶恶的猛兽,比较像被激怒的小狗。但是这态度还是让叶泽感到很不爽,于是他站了起来,试图居高临下地瞪着菀叶。

“啊!??!要我道歉!?!?!大小姐你脑袋是金子做的吗?开窍了吗?被看光的是我唉!?我没有管你要精神损失费就已经不错了你在这里,要我,给你道歉?到底是谁先不听谁说话啊?!“

菀叶捏着裙摆,她似乎是在小声嘟哝着什么,然后又非常不服气地大声喊起来。

“我,我怎么可能会想到吗!!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留长头发的问题?!男孩子留什么长发啊!!!!你这样超级娘的好吗?!!所以我才会认错!!!“

 

06

不得了了,这下真是不得了了。

蓝祈眼见着这个本来各种帖子花样翻新的论坛逐渐沉入沼泽里去。原来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热门主题是什么,因为对于一个游戏而言什么都可以成为津津乐道的话题。新出的漂亮时装,刚推出的巢穴,乃至新的大波女郎NPC都在首页风靡一时。但这些东西又随着新的活动热度逐渐退却下去,像是袭上沙滩的潮汐,连一滩潮湿的沙子都没留下便了无痕迹。

而这个帖子出现得太出乎意料,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眼睁睁地看着平时一个个对着公司骂爹骂娘的宅男玩家一夜之间摇身变成跟着一起谈论八卦的少女。最近还有老玩家拍着他的肩膀说,说最近公会新加不少妹子啊,真好。蓝祈赌五毛钱,他绝对不上论坛。

黑发小哥/零度/副会这三个词在搜索榜上已经红得滴血,那篇引起一系列连环事件的帖子也高高悬挂在热门榜的TOP1,它稳占这个位置已经持续了快两周了,跟在蓝色字样后面的热,顶,hot的图标越来越多……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网红的滋味吗?

可不太好受。

他还在对着电脑辗转反侧,殊不知他自以为的战友已经偷溜去了隔壁。叶泽像做贼似的敲敲门,隔了好久也没有回音,要不是他还能听到里面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还以为鹰无因过度熬夜过劳死。

“叶……”鹰无依旧穿着昨晚的那件红格子衬衫,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好早。“

07

现啪里菀叶是叶泽上司,主任和副主任……每天都被他气到肝疼。现啪里不想让埃尔斯小姐再死了既然一切伤痛都消除,那就让她好好地活着,当个花店老板吧T^T同时珍爱生命远离街道,小姑娘这次过马路记得看红绿灯啊……菀叶比叶泽能喝,但绝不会替他挡酒。现啪里没剪头发,头发是金长直,右边刘海掀上去。平时穿的都是职业套装,私服穿很仙的那种长裙。叶泽是纯宅男,除了穿西装以外就是大裤衩子大T恤。叶曦妹妹背带裤!!背带裤!!!!

08

叶曦还在上高中,偶尔会跑哥哥这打游戏。但不打他们的游戏,一般是和哥哥坐在客厅里打那种掌机游戏。或者俩人一人一台游戏机玩卡比,虽然很幼稚但是叶泽会抛下一切工作啊进度啊陪叶曦玩。但是高中生咋可能打得过职业宅男,气急败坏的咬着雪糕的叶曦和轻松自如托着腮帮看着妹妹笑的叶泽,大热天的旁边只有一个电风扇,嘎吱嘎吱的,吹着叶曦。

10

略长的银发湿漉漉地搭在肩膀上,银白色的月光泼洒在沉寂的甲板上。朦胧的夜色中,他的眼睛蓝得像海。象牙白的衬衫黏在青年单薄消瘦的躯体上,南枫在他身上闻到近似于海的气味,却不同于咸涩阴湿的腥味,像是四面八方的海皆聚集至他的身体之中,光是看着他的眼睛就感到了扑面而来的海风。

“我……”南枫愣了愣神,这个人不像是差点被溺死的旅客,如果有人说这人是古老传说中的人鱼,他也不会感到任何怀疑。“我差点就死了,多谢多谢。”青年神采奕奕,所吐出的却是与表情不符的沉重言语,“啊……空气真清新!!!”

DN相关

10想写水绿和穆哲在学校里谈恋爱,两个文青在图书馆相遇,同时看见同一本书。交叠的双手,手指的触感和残余的温度。“不好意思,能不能把这本书让给我?”水绿颇有礼貌的抬头问到,少年也看着他,深绿色的眼瞳沉静得如一汪潭水。空气像是被凝固了一样,然后水绿听见他说,好啊。那一刻水绿突然理解了鸟哨曾经说过的话,你总会遇到一个人,看见他时灰白的世界都逐渐被染上了夺目的色彩,在这个喧闹的世界啊,只有他是会发光的。 水绿看着阳光下穆哲被染成金色的睫毛,和安静的侧脸,心里想,是这样吧。

11

舍友们最近发现冷静先生越来越不冷静了,然后就一脸八卦地问鸟哨发生了什么,鸟哨嘿嘿一笑说是秘密。只有他知道水绿最近往跑图书馆越跑越勤的原因,但绝不是因为还未完成的论文,他的论文已经空白了一周了。得意门生搞这么一出让他的教授都特别汗颜,Ilya学姐也来催过两三次……但是啊,鸟哨笑了笑,掏出手机又给渊蓝发了条短信。

12

“你已经在这出现了一周了,而且每次都坐在这个位置,我对面。”穆哲抬眼看他,“你想干嘛。”水绿眨了眨眼睛,有点欲言又止,“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我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你说。”“我想追你。” 然后穆哲把手中的绿茶喷了水绿一脸。最后两人因为闹出了太大动静被图书管理员踹了出去,穆哲手里的书还没看完,气哼哼地往前走,水绿跟在后面一脸好脾气地尴尬笑,回宿舍的路上两人经过自行车库,水绿钻进去后又拽出来一自行车,说我载你,我们俩逃出去上书店补完结局吧,你坐上来。

13

不过这么说好想写高中时候的战士组……“教导主任来了渊蓝快跑我先……!!”鸟哨刚要撒开腿跑,被渊蓝拎住领子拉了回来,“不用怕呀,还有我在呢。”他俯下身来亲鸟哨的脸颊,鸟哨被这一举动弄的有点发懵,耳边操场喧嚣的人声,梧桐树落下来的树影,甚至包括教导主任若即若离的脚步声,这一切都无所谓了,他心想。当吻落在他嘴唇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

14

“那,我们抱一下?”鸟哨像是不确定地抬头询问了下,瞬间便被摁入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中。“好呀。”渊蓝看着他,中子星的眼眸里满是笑意。

15

两个人的关系大概是初期相处是水绿单方面惧怕。阿尔特里亚学院里有一点我想写但没有写的,就是水绿抱着膝看着帕尔,眼镜片后他的眼睛颜色模糊得无法辨认是褐色还是金黄,他的声音在不算大的显得空洞可畏, 他说:“我的身体里住着个恶魔。”那时候没有阳光,阴影落在他的脸上,使他看起来像面目可憎的怪兽。后期两个人会有僵持,虽然水绿很讨厌他,恶魔先生的称呼也从窝囊废→小少爷。如果把恶魔放出来了,水绿会非常苦恼地说:抱歉,不过请不要把我和那家伙相提并论,他们俩大概有一段时间真的非常难熬,那段水绿看镜子里的自己都会有厌恶感,然而那时候长大的鸟哨与水绿相遇了,鸟哨是天使,所以一切都好起来了。

16

恶魔先生最初的恋人早就死啦,是个教堂的修女,有着雪白的长发,因为与恶魔相恋被处以了火刑。恶魔先生在神职人员的追杀中残存了一口气,以灵魂形态存活于一个银吊饰里。他恨透了教堂,恨透了牧师。他忘记了他自己的名字,忘记了女孩的样貌。他只记得自己的身份和刻骨的恨意,还有那个女孩被火刑时人们丑恶的嘴脸。有一天在睡梦中他又看见了那样的场景,那些人带着高傲和嫌弃的表情,向自己指指点点地说着……私生子。被众人包围的少年似乎蹲下了,从幼小的心灵向他不断地不断地传送着绝望的信号。他说 救救我,救救我。于是恶魔先生知道,他该醒来了。

17

想搞民国啪,想看卖报郎和文青在洋画馆看洋画儿,没什么文化的小贩儿根本没在意演得什么,过一会就靠着文青的肩膀睡着了,嘴角边还淌着口水,过一会还能听到小小的鼾声。渊蓝忍不住笑了笑,揉了揉卖报郎乱蓬蓬的头毛,拢过他的头,让他靠的离自己更近一些。“你比电影可好看多了。”

18

“我就负责卖,不负责看,我不识字的。”渊蓝皱紧了眉头,“你没念过书?”“没啊,家里还有俩妹妹呢,维持生计都很难啦。”鸟哨回答得很自然。“你父母呢?”“不在了……不过我勉勉强强也能混口饭吃啦,日子还算好。“鸟哨刚要走,去招呼更多的生意,渊蓝一把拉住他,塞给他几块大洋。鸟哨哪见过这么多钱,望着那些金闪闪的钱币,吞了吞口水,最后还是没敢揣进自己的绿色挎包。“先生你这是干嘛?我不能要……”“谁说白要你东西啦?”渊蓝抽走他手里一摞报纸,”这些我都要了。”“你要那么多报纸干嘛?都一样的。”“你猜。”渊蓝回答得也很自然,生生把鸟哨想说的后半句话憋回了喉咙里。

19

想写白时雨经过破败荒凉的后院,在金碧辉煌的别墅下,踩着许久未打理过的杂草,爬上高高的橡树,敲开大小姐的窗户,坐在树枝上给她唱刚从街头学来的小调。

20

校园paro的话大概就是水绿和鸟哨是从小玩到大的幼驯染,两人分别是篮球社社长和文学社社长,每天俩人都是一起回家,以前还会和壹圆一起回去但是现在壹圆交了男朋友了。那天俩人走在路上聊天,水绿说你们社那个学弟有点奇怪啊,好多学妹都跑来看他,但是他不是从来没上过场吗?鸟哨:你说哪个?水绿:就头发蓝蓝的那个,你当社长后才出现,也是这学期才入社吧。鸟哨:哦……啊,你说渊蓝啊!他是不怎么爱上场,我问过,他说他不是很喜欢篮球。水绿:……唉,奇怪,那他为什么来篮球社?说到这鸟哨眼睛亮晶晶地摁住水绿的肩膀,水绿吓了一跳,让他继续说。他说他虽然不喜欢篮球,但是他喜欢我。

21

水绿当时就觉得……不靠谱,从小长到大的好朋友怎么能让人轻轻松松就给拱了。向来讨厌热闹的他那天特意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了一场比赛,奇迹,那次渊蓝上了,没想到这家伙不是不会打篮球。一个漂亮的三分赢得了全场尖叫,他眼镜被旁边疯狂的学妹挤的差点掉下来,恍惚之中他看见渊蓝越过喧嚣的人群,越过鼎沸的人声,越过队友的喝彩。他径直走到大呼小叫勾着他肩膀笑的鸟哨面前,将毛巾盖在他头上,然后也笑了。

22

鸟哨♀渊蓝♂的相处模式大概是鸟哨靠在渊蓝怀里玩游戏,傻丫头总是打不过一关挺焦躁的然后各种。渊蓝圈着她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嫌她太吵就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哪过不去啦?我来帮你。”“哎呀就这就这!!向右走!!吃那个道具!!!”顺利通关后鸟哨♀开心的整个人都在开小花,渊蓝揉揉她的头,叫她安静点。但鸟哨♀还在激动,仰起小脸吧唧就亲了一口:“渊蓝你太厉害了我果然最最最喜欢你啦!!!”然后又低下头玩她的游戏,渊蓝被亲的有点发懵,但还是忍不住笑。

23

或者是那个渊蓝打巢穴回来,雪白的衬衫上粘的满是灰尘和血迹。鸟哨看他这样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问他发生了什么。渊蓝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用头发蹭蹭他的颈窝,“别动,”他说,“让我靠一会吧。“

矫情逼相关

24

想写很温柔的东西,雨夜的紫阳花与晴日的向日葵,傍晚拂动的嫩叶与白日细碎的光影,你眼中闪烁的星与沉淀的海,文科诗句的优美与理科的药剂的绚烂。清晨时分操场上的薄雾,与夜晚时跑道边亮起的路灯。

25

我想成为你眼底闪烁着的星。

26

我看见阳光折射下你漆黑如墨的眸里流淌而过斑驳的金色河流,细碎的金色树影,和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带着九十月份应有的秋日甜美气息。它们扑面而来,而我醉于梦中,我想一睡不醒,为了你,为了梦。

27

我想为你写一首诗,不要华丽的词藻,不要繁复的语句。我希望你能读出浓墨中隐藏的浓郁感情,我希望你能在那些简单的单词排列中,读出我爱你。

28

我一定是喜欢你的吧,不然为什么总想着遇见你呢。走廊的拐角,课间的操场。每一个地方都因你而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若是一抬头便能看到你,那该有多好。

29

我爱你,却说不出口,任凭词句消散于风中。

30

“我喜欢影山,像喜欢排球那么喜欢。”小个子的橘发青年抱着排球站在他的前方,汗水在微红的脸旁上闪闪发亮,洗得干净的衬衫在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味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影山飞雄心想,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闪着光的。

31

我走遍整个世界,落日与潮汐,飞鸟与游鱼。我看遍千千万万个景色,最为留恋的却是那一间小小的教室,在那里,有曾经年轻的我们,有笑着的你。

32

我想在每一个有我的故事里遇见你。

33

太多了,他想,太多了。千千万万的语句争先恐后地挤出他的咽喉,妄图敲开嘴唇这一薄薄的最后防线。那么多被他深深烙印在脑海中的记忆,那些闭眼后也在眼前浮现的星辰,此刻像是找到了光源一样,亮度愈发璀璨耀眼。

34

我是为什么要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而存在呢?来自未来的,未知的恐惧牢牢占据了我的心,而过去的枷锁抓着我不放。我无法前进,亦无法后退,只有黑暗,铺天盖地的黑暗席卷而来。


评论

© 透明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