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哀歌

叶 ,与亲友互动的企划脑洞博,基本一年一更新了,生人勿近,你近我就打你

浅夏大纪年 12

划一下本章重点……不要爱上基佬


当溪嘉第32次拿起剑的时候,她的身形已经显得晃晃悠悠的了。

手腕的酸痛让她握剑的手发出些微的颤抖,终日的工作加上战斗练习早已让她的身体疲惫不堪。若要是以前的她肯定会放弃吧?战斗什么的根本不适合我啊,一定会自怨自艾地说出这样的话。可是,现在不行,今天不行——想到这溪嘉擦去额头上沁出的汗珠,逼迫自己的手捏紧剑柄,刀尖紧跟着轻微地颤动,她紧咬牙关,接着没有任何犹豫地向着面前的稻草人冲去。

——因为,他在看着啊。

不知为何今天叶泽非要嫌自己的地方不安全,说是要看着她工作以防出事。虽然自己已经拒绝过他的好意了,但是这番拒绝也同样被叶泽拒绝了回去,跟着他来的还有蓝祈和十蓝。三个人不仅仅是,偶尔还会于是蓝祈的到访便成了今日最大的意外和惊喜,现在他正望着自己,眼睛里流露的情绪不仅是来自日常的惬意和轻松,还有对她的期许。她提起手腕,正当要砍下时手腕忽然脱力,剑劈向的并非稻草人的身躯,而是作为支撑用的木杆。……怎么会这样,砍歪了?她低下头,不敢再去看蓝祈的表情。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火焰灼烧稻草的噼啪声,她再抬眸,面前被砍歪的稻草人已经烧成了一堆焦黑的灰烬,而在这堆遗骸的旁边,一只尾巴燃烧着火焰的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你干嘛啊。”蓝祈咂了咂嘴,向叶泽的脑袋那边扔了粒爆米花,“别捣乱。”

“我没捣乱。”叶泽理直气壮地说,“我说你们差不多围观的可以了,看看看看个没完干什么啊还有你私藏着爆米花怎么不分我一份。”

“哦,”蓝祈转过头去,从自己的桶里抓了一大把金黄的爆米花,“十蓝,吃不吃?”

“嗯,”十蓝伸手接过,刚要送进嘴里却发现手中的爆米花不知何时只剩下了几颗未爆开的残次品,她惊讶地回头望去,发现罪魁祸首此刻正捂着嘴巴,腮帮鼓得像只松鼠

“哈哈哈又吃得到零食又趁机摸了小蓝蓝的手这波不亏。”叶泽放肆地大笑,下一秒脸部就遭受到了来自元素法师的光弹袭击。于是叶泽也毫不示弱地展开书本,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地面上便凭空出现了一堆呲牙咧嘴的动物,于是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庭院又闹成一团。溪嘉站在这混乱的中心,她的胳膊终于支撑不住剑的重量,任其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关系,真好啊。

她忍不住这么想,同时心底不禁泛上一阵酸楚。当一个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集中于另一个人的身上时,那个人所做的一切都会事无巨细地在眼前放大,他清澈的眼眸,淡蓝的发丝,修长的手指,微笑时嘴角扬起的弧度。她也想要和那个人变得更加亲近,至少是能够像和十蓝姐一样把后背托付给彼此的关系。可是现在的她还远远不够,先不说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根本不足以让她能够掩护蓝祈,蓝祈对她的态度也总是在亲近中透着一股疏离,他大概只把她看作妹妹吧,或是仅仅止步于公会里的同伴,她不想要这样,但也无能为力。

那一天的记忆涌入脑海……灰尘,伤痕,周遭四溢的血腥味道和动物皮毛散发的恶臭,腹部被重击的剧痛和重物积压的不适,难以呼吸的痛苦和庞大的恐惧。没有人能救她,那个一直保护她的人已经不在了,在这之前的事情她也记得一清二楚,那个总是温柔笑着的人,像是太阳一样温暖的人在她的怀中逐渐冰冷,金色的瞳孔渐渐黯淡,眼白充斥着血丝,粘稠的血液从他的嘴边,鼻腔,眼眶,流出——那个样子的他再不是瓦易,他只有一个名字,叫做死亡。而将她从死亡的恐惧中拯救出来的那个人……她悄悄地望了一眼蓝祈,他此刻正沉浸于与叶泽的战斗之中,似乎无心顾暇她的事情。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厨房走去,冰箱里除了各种各样的蔬菜以外还堆满了一堆光从外表看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的焦黑物体。这些是她向南枫拜师得来的成果,同样的食材,同样的烹饪时间,但是做出来的结果却天差地别——就连卖相也如此难看,更不用说味道了,光是看南枫品尝后那变绿的脸色她就可以大概猜想出了这团不明物质的味道,它们就像自己失败的人生一样,注定被作为废弃物堆置在角落慢慢腐烂。

“溪嘉……?”她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十蓝的身影,她那张好看的脸上此刻全是担忧的神色,她伸出手来摸摸自己的额头,然后紧蹙着眉毛,“怎么了,很没精神啊……是刚刚训练累到了吗?”

“嗯……不,没有。”溪嘉支支吾吾地回答到,忐忑不安地紧揪着自己的裙子,十蓝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紧张,于是便露出了一个了然于心的温柔微笑:“在战场上光是一个劲的打可不行,和队友的配合以及战略谋划也是十分重要的……趁着休息时间还没到我来给你讲讲吧,来,我们先回后院。”

此时后院的景象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被炸得焦黑的墙,塌斜的树干以及倒得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叶泽的斗篷上布满烧灼的痕迹,而几只小动物此刻还不肯松开撕咬着蓝祈裤腿的嘴。这两个始作俑者一个靠在墙边,一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两具凄惨的尸体。

十蓝就当没看到这两人,她转过身来对溪嘉说到,“在战场上配合是极为重要的,特别是专修辅助的人能够给整个队伍的实力带来进一步的提升,虽然我们公会现在还没有这样的人……不过大概有一天会出现的吧,每个职业都有着自己的特征,只有将这些特征完全利用才能发挥出队伍最大的实力。至于职业间具体的特征嘛……物攻与魔攻之间的差别当然不用再讲,从物攻说起吧,像是你的剑,和我的剑。”她拿过溪嘉那柄血红色的长剑,再从身后的剑鞘中拔出自己的那柄巨剑,“长剑比起巨剑的重量要轻,使用起来更为灵巧方便,但是巨剑的伤害也肯定要比长剑要高,但是你的剑与剑术师的剑又有着决定性的不同,能够吸取他人生命力治愈自己,这便是你们血族的独有能力。”她顿了顿,继续说,“职业五花八门,当然职业与职业间的配合也十分重要,善于远程战斗的法师需要拥有强大防御的十字军保护,而爆发性极强的火法师则需要牧师的治疗以保持生命力,但不管是怎样的职业,良好合作都是最为重要的前提——”说到这她指了指瘫在地上的两人,“只要你不学这两个傻子就行。”

“太过分了小蓝蓝!”叶泽猛地起身,“都是蓝祈不好,和你的话我绝对能够达成完美配合的!!!!”

蓝祈也不再继续装死下去,他对着叶泽嘲讽到:“拜托你先搞清楚一点,被称为最佳佣兵组合的是我和十蓝不是你好不好,你算什么玩意儿啊你,如果说我和十蓝的配合度是100%那你就是那个百分号而已。”

“看来刚才教训的你还不够啊,”叶泽额头上爆出青筋,“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继续祸害小溪嘉的地方了,回到你家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啊!”他刚想要掏出那本破破烂烂的书,手腕就被另一股力量死死地抓住,他抬头,却看见了不应该出现在这的另一个人。

“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一下……真是的,一个个都只会打自己人。”出现在这的正是菀叶,此时她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两人,忍不住叹气:“……公会战在即,我是来找你们帮我去准备一些材料的。”

“材料?”叶泽问到,“……什么材料?”

“虽然我们公会才刚刚建成不会有人向我们宣战,但是一些必备的物品还是要买的。之前你们跟我请假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没想到你们只是换个地方打架而已……”说到这菀叶重重地舒了口气,“你们脑子里到底都装的什么啊?!哪天你和蓝祈能够和平共处一整天我真是要谢天谢地谢祖宗了。”菀叶叹气,“那些东西我一个人还是拿不了,有没有人跟我去一下?溪嘉就不用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那我和你去吧。”十蓝拍拍裙子上的灰尘,“正好,我也有点想买的东西。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们两个买了啊……先说好,不许买着买着在集市打起来。”

这句话成功换来了叶泽的哭天抹泪:“开什么玩笑我绝对不要和蓝祈两个人去买东西好吗小蓝蓝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怎么忍心丢下我和这个智障独处一街呢!!”以及蓝祈的连声抱怨:“我这边才是担心被你拉低智商好吗能不能小声点路人都看过来了……”而这两位女士做出的唯一决定就是甩开这两个怨声载道的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间破旧的饭馆。

没了叶泽和蓝祈周遭的氛围似乎变得宁静了不少,但是两个人间也陷入了尴尬的沉默。菀叶拎着一塑料袋的瓶瓶罐罐,用余光时不时地打量着走在自己身旁的十蓝。她想要说点什么,犹豫了许久开口道:

“我刚才在外面听了一些你教溪嘉的那些东西……虽然你没怎么出过手,但看得出来,”菀叶冲她轻扬嘴角,“你很厉害。”

“谢谢……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十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于佣兵团的副团长来说这些是基本的常识,你那个重不重,我来帮你?”

“不,没关系,我还拿得动,”菀叶说,“你让我觉得很奇妙……似乎是因为你的出现,叶泽他变回了……小时候的那副样子。他以前是这样,咋咋呼呼的,可是中途因为某件事他变得很冷酷,也很沉默……我有点好奇你们曾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他对你如此忠贞不二死心塌地?”说到这她似乎被自己逗笑了,那张总是刻意板着的脸露出了惬意的笑容,但十蓝脸上的笑容却几乎消失不见,她沉默了几秒,然后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她尴尬地扯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笑出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要是想告诉你的时候,我再说吧。”

“也好。”菀叶并没有察觉到刚才那一瞬间气氛的冰冷,她们两个人就这样继续走在回公会的道路上,金红色的夕阳将她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而他们谁也没注意到之前在饭馆旁一闪而过的黑影,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光。


4 1
评论(1)
热度(4)

© 透明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